第九章(1 / 1)

仲夏夜之幻 况湾 660 字 1个月前

红色越野车启动的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三个人一样,而他们本身了,彼此都是浪漫的人啊,像注定会遇见一样,特别默契地相处得十分的融洽。

这个时候,宋茗丛再一次戴上了他的墨镜,楚玥至始至终都没有取下过她自己的墨镜,关于为什么不取下墨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楚玥习惯了带墨镜,觉得带墨镜特别的舒服。

“你叫什么名字啊?几岁啊?”宋茗丛第一次问楚玥名字和年龄,这是他们第一次认真的对话,这一次对话,询问姓名、年龄,对于宋茗丛来说,他所在意的并不是楚玥名字,在意的是楚玥回答他问题时的语气、态度。

“我的名字了,楚玥,二十岁。”楚玥的声音像温柔的风,那种谦虚、礼貌,需要微笑着说话,才能发出的声音。

宋茗丛没有说话,点头表示听到了,他侧过脸看着楚玥,楚玥带着墨镜,看不见她的眼睛,看见的只有她小小的鼻子和嘴巴。一种欣慰的感觉油然而生,那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最简单、最原始的尊重。

人与人之间最简单、原始的东西,宋茗丛却觉得尤其的珍贵,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很快,那笑就消失了,他可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他笑了。

他的现在微笑是假装的,变成了那种面对所有人的微笑,那种不发自内心的微笑。他已经习惯了用这种笑容面对这个世界,这种笑容是大多数人教他的,他并用这种笑容示人。

接下来的时光,没有人再说话了。严毅,三人友谊中说话最少的人,他已经习惯了三人行时,听楚玥和宋茗丛讲话,他时而也会插上几句话,像宋茗丛问名字和年龄的时候,他也想开口来着,但总是想着等楚玥回答完了,他再问,可每次楚玥回答之后,他也依旧会被楚玥脸上的微笑感动,沉溺其中。

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微笑?一种最原始、简单的微笑,它不带任何含义,却让人觉得很舒服,一种礼貌、谦虚的笑。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能礼貌又谦虚的人是极少数的。在宋茗丛和严毅认识的人当中,似乎并没有礼貌又谦逊的人,仔细想想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每个人都学不会谦逊。

严毅沉溺于楚玥的微笑,温柔的声音,他那个时候啊,其实就已经爱上她了,只是那个时候,他不懂。并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告诉他,什么是爱。他并不知道对楚玥的那种感觉是爱,爱是抽象的,男女之爱,对严毅来说是陌生的。

车上播放的音乐是一首爱情歌曲,一个并不出名的歌手唱的,那是他们第一次听那首歌,也是最后一次听那首歌。并没有人会唱这首歌,可它优美的旋律还是让三个人都忍不住的摇动脑袋,闭上眼睛,听它的歌词。

离大海越来越近了,那种大海的味道越来越浓,宋茗丛和严毅从小都是在海边长大的,他们是无法想象楚玥面对大海内心的激动。

楚玥从前生活的地方是没有大海的,那个地方终年阴雨,阳光都见不到几次,她从小就是生活,她可不知道沿海地区的热情。

暖暖的海风吹着她的时候,她真的激动不已,从前的风,可都是冷冷的,这种温暖的风总是会让她激动不已,不顾一切的想要拥有。

她悲惨的一生啊,她还来不及想明白自己错在那了?就已经死去了,那微不足道的暖暖的海风,并不值得用什么重要的东西去换取,可因为从前从来不曾拥有过,她便愿意用很多东西去换。最后也正是因为一些不值得的东西,付出生命的代价。有些东西,不管我们几岁,我们都是要知道的,知道了,我们才不会为它痴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