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 / 1)

仲夏夜之幻 况湾 669 字 6天前

“小月,你为什么来这里啊?”宋茗丛问楚玥的第二问题。

这个时候,已经快到目的地了,车子已经停下了,正是因为车子停了,宋茗丛和严毅都在解开安全带,楚玥注意到他们解安全带的这个举动,她选择不回答这个问题了,她又看向他们,他们再整理自己的东西,楚玥自以为他们也并不是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答案,于是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沉默着。

而实际上了,严毅、宋茗丛在解安全带的时候,动作比平时都慢,他们都是有意的放慢了动作,他们是无比期待她的回答的,宋茗丛所在意的依旧是楚玥回答他问题时候的语气,而严毅,严毅那个时候所在意的就是楚玥为什么来着啊。

可楚玥并没有回答,他们都误会彼此了,最好还是不要凭感觉猜测,往往不准确,可年轻时候的他们,都是靠猜测了解、感受这个世界。

他们的分别,短暂分别,很快又将会合。他们各自走向自己的更衣室的时候,每个人都想回头看其他两个人。他们都很想回头,但是谁都没有回头,那个时候,每个人心里,那个年龄,大家都很年轻,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那个时候,三个人都没有回头,或许他们那个时候回头了,那个时候回头了,彼此就都懂了,日后的日子也不会在反复确认了,日后的日子确认了,生活也就简单了。

没有回头,楚玥站在更衣室,她将泳衣换好,一个人的时候,她想到的大多数也是关于自己的,她第一次摘下墨镜,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发现自己真的很难做到,眼睛和嘴巴同时微笑。关于那个问题,宋茗丛问的那个问题,楚玥再一次思考那个问题:为什么来这里?

为什么来这里?她自己到底为什么来这里,从那个终年阴雨的地方来到这里?

春天的时候,在那个终年阴雨的城市,她第一次遇到和那座终年阴雨天气小镇的人们不一样的人,她第一次遇到来自海边热带地区的人,第一次遇到热情、开朗的严林。

她从前在一个酒馆上班,每天就是晚上8点开始上班到凌晨12点结束,每天都重复做一样的工作,整理客人走后的桌面,她喜欢观察身边的人,她仔细观察每个来小酒馆的人,她发现他们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喜欢呆呆地看着酒,眼神涣散。

那个地方,所有人都有一样的特点,他们和那的阴雨天气一样,一样的阴沉沉。直到那个夜晚,严林走了进来,严林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就是那一刻,楚玥正好抬眼看向门口,正好看见了他,而严林了也看见了她,他对这个红头发的女孩微笑了一下,这个微笑是热情的,是楚玥曾经不曾见过的。

就那么一刻,楚玥知道他和酒馆所有人都不一样,他的眼神是坚定的。他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不属于这个地方,他为什么出现了?楚玥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严林走到了她的面前。

“年轻的小姐,可以借用你的手机吗?我的手机没有电了。”他很紧急的样子,他穿着一身西装,楚玥注意到的只有他衣服特别的干净,他身上好闻的香水味。

楚玥很紧张,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围裙上反反复复的来回擦拭,楚玥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她的微笑都坚硬,她身上的衣服让她觉得很难堪。

严林接过手机,点头微笑了一下,就拿着手机去一旁坐下了,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

楚玥一直时不时的偷看他,而他也会看向楚玥,然后对楚玥点头微笑了一下,他看楚玥的时候,楚玥真的害羞了,她告别童年时代,第一次害羞,严林看她的时候,她竟害羞的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