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 / 1)

仲夏夜之幻 况湾 785 字 1个月前

后来所发生的一切,彻底的改变了楚玥的人生,她瞬间就长大了,从那个会灰蒙蒙的女孩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她想恋爱,她从小就期待,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渴望有一个人来爱她,总之就是特别的渴望,那种渴望,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一个人可以多卑微啊,卑微到接受任何爱。

在严林眼里,楚玥是一个小女孩,真正的女孩,她二十岁,可她的思想却还像小孩子一样,她表达爱的直白像动物一样,严林很清楚的感受得到楚玥对他的崇拜之情,楚玥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好奇、迷惑。

楚玥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自信、热情的人,她真的被深深的吸引了,她崇拜于他。

崇拜可不是爱,那个时候楚玥似懂非懂,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崇拜不是爱。严林是明白的,是明白崇拜不是爱,可他的年纪,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希望自己能快乐,因为他那个年龄,总是觉得自己时日不多,能快乐就快乐。

可崇拜这种东西啊,被崇拜的人往往自带优越感,而崇拜者往往是自卑的。确实啊,楚玥是自卑的,而严林是有优越感的。严林正是知道这一点,这是这一点,得到楚玥的快感占据他的全部心灵。

占有楚玥,即使他不会给她任何承诺,可那种快感的产生让他决定占有她。

就是那一夜,他挂断电话,就短短的几秒对视,严林决定要占有楚玥。他第一次用那种暧昧的语气,轻轻地询问了楚玥的名字、年龄。他的声音温柔如水,却充满激情。

他们就一直一直聊着聊着,聊了很久,墙上的分针走过一遍又一遍,不知不觉说话的时候,严林的手搭在了楚玥的手上,楚玥呆住了,可是她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她被他手中的温暖抓住了,他温暖的手放在她冰凉的手上,楚玥竟激动得眼泪在眼眶打转。

后来,不知不觉,他们十指紧扣的手拉着手,他们的身体越靠越近,楚玥感受到严林身上的温暖,他们的脸也越来越近,楚玥第一次注意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再年轻了,他脸上的皱纹很明显,楚玥看着这些皱纹看得出神,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再年轻了,楚玥想他应该四十来岁吧。

四十来岁,楚玥想起来自己的父亲,他可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他的父亲在她出生之后,打算去最南方的城市打工,维持家中生计,可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了。

他们聊天的时候,楚玥知道,严林来自最南方的城市,一种莫名的情绪油然而生,楚玥有种感觉,严林是父亲的一部分,父亲回来看他最小的女儿了。

因为对父亲的幻想,楚玥第一次,第一次当别人亲吻她的时候没有躲开,她幻想着父亲在亲吻她的额头,她幻想她才出生,还是小婴儿的时候,父亲曾亲过她的额头。

她沉醉在其中的幻想中,也许正是因为所谓的血缘,即使母亲对父亲百般咒骂,各种关于他去南方城市残忍抛弃他们的版本。楚玥始终只相信一个版本,她只相信父亲去南方的城市,不幸遇难,死去了,并不是抛弃了她,他的小女儿。

她是爱自己的父亲的,不会害怕、畏惧自己的父亲,她迷迷糊糊的,她全神贯注地注意的是严林脸上的皱纹,他来自南方城市,他自信、热情的笑容。

父亲回来了,她愿意跟着他到任何地方,听说南方很温暖,风都是温暖的。楚玥将身子靠在严林身上,头靠在严林肩上,严林身上的温暖让楚玥醉死其中。

“你累了吗?”严林轻声地问她,又一次亲吻她的额头。

楚玥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头。

“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去休息。”严林用他的一只手,拖住楚玥的脸。

我带你离开这里,去休息。离开这里,去休息。离开,休息。

她好累呀,她真的想要休息,这里又冷又潮湿,她好想去那个温暖、干燥的地方休息啊,去南方的城市啊。

“去南方的城市吗?”她闭着眼,极其小声的说,她觉得说这话太逼人了,极其小声的问。

“嗯?”严林没有听清楚,但他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啊,抱。”楚玥以为他生气了,觉得她如此无礼,提这样的要求。可抱歉二字还没有说出头,严林一把搂住了她。

“好啊。”严林再一次亲吻了楚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