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铁树开花 下(1 / 2)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167 字 1个月前

城郊军营里,一阵寒风扫过,冻得人一阵瑟缩,冯霖站在两个剑拔弩张的人旁边,忍不住又是一个喷嚏。

远处正在卸货的士兵,也有些觉得奇怪,怎么忽然就要干架一样。

上头不和,跟他们无关。

没有传令,他们便埋头做事,只是越发小心,不要做错而已。

“梁大人这是收到太后的旨意接收粮草了?”葛大钟不到不惑之年,留了一大把的络腮胡,说起话来脸都要抖一抖,确实很有震慑敌军的效果。

可是梁清不是敌军。

“这粮草能有什么问题。”梁清不悦,“葛将军今日不是身体不适么,怎么看见粮草就好了。”

“你这小丫头什么意思。”葛大钟急了,“慕远征无官无职的,军机大营说进来就进来,本将军让出去怎么了。”

“慕公子无官无职可是有太后口谕,也是奉旨前来,怎么能说撵走就撵走,那岂不是将军不尊太后么。”

“口谕?他说口谕就是口谕了?”葛大钟怒道,“如今太后只是垂帘听政,这军中事务应该还是由慕相过目吧。”

“……”慕远征原本一直坐在马背上,听着梁清为了自己跟别人吵架,一听这句,忽然察觉出了一点儿别的什么,不禁抬眸看向了五大三粗的葛大钟。

果真听见葛大钟说道:“太后不要以为皇帝年幼就什么都想把持,这大楚江山快五百年了,可一次都没跟别人姓过。”

四下忽然安静了下来,葛大钟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连一旁一直有些晕晕乎乎的冯霖也听出来了。

“葛将军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对太后不满么。”冯霖问道。

梁清握着佩剑的手微微一紧。,

“不敢不满,只是觉得太后像先前那样在后宫带孩子,也挺好的,何至于每日里要坐一坐朝堂。”葛大钟一吐为快。

远近处的众人都不由得停下了动作,看了过来,神色各异。

这个不好。慕远征心道,看来对阿音的非议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这架势,要是不解决了,后患无穷呀。

“你……”梁清正要发火,便听见慕远征从容道:“葛将军说我没有什么,多半是误会。”说着便将什么抛了过去。

葛大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接在手中,几人定睛一看,居然是宫中的腰牌,确切的说是凤阳宫的腰牌。

原来你带了。梁清终于忍不住,恼怒的回头瞪了他一眼,却正好对上他盈盈一笑。

一个回合,迅速的败下阵来。梁清暗自咬牙,没有说话。

听见慕远征微微扬声道:“误会我没什么,可是将军方才的话是大不敬,太后垂帘听政,是先帝的遗诏,说白了,这天下大小事太后说得做得,慕贞和傅晓清说不得做不得,何为君上,何为臣子,难道将军也不明白么。”

葛大钟紧紧地攥着令牌,瞪着他。

慕远征却是云淡风轻的看着他:“葛将军坐镇护城军,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是要造反么?”

“你……巧舌如簧,我哪里说过要造反!”

“没有最好,要是有……”慕远征轻轻一笑,“将军也三思一下,上一个造反的人是什么境况。”

他的声音不算高,可是如此雪景之中,四下安静,大约校场上的都听了个七七八八。

冯霖又打了个喷嚏,大声道:“都愣着干什么,这么点儿东西搬了这么久,是不是不想操练了!”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