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四章 皇子皇女开始犁地(求订阅)(1 / 2)

“你们是什么人...!”

魏王府,苏宁宝一马当先,手中龙泉剑往前一横道:“虎贲苏宁宝,奉秦王长殿下钧令,带魏王李泰入宫,拦阻者,杀无赦!”

此话一出,魏王府的侍卫全部纷纷的退到两边,一个也不敢造次。

其中李战的名头很吓人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虎贲军乃是刚刚从西域杀回来的军队,这些王府侍卫可不敢拦这样的拥有杀气的士兵。

所以除了在门口遇到了点阻拦之外,苏宁宝等人是在魏王府中畅通无阻,等见到魏王李泰之后,李泰那是大怒,指着苏宁宝的鼻子就骂道:“你们混蛋...这里是本王的内宅,你们敢闯入,就不怕本王上表陛下,灭你们九族吗?”

看着依旧很嚣张的李泰。

苏宁宝直接将龙泉剑给亮了出来道:“魏王殿下...秦王长殿下的龙泉剑在此,请魏王殿下自重,穿好衣服随我们走。

不然,要是动起粗来,你我都不好看。”

“哈哈...!”李泰大声的笑了起来:“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本王不管怎么说,也是父皇的嫡子,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野种,也敢在本王面前造次、

真真是太可笑了...来...今天本王就在这里,本王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本王。”

一句野种,让虎贲军的所有人本来有些就不好的脸色更加的阴郁了起来,苏宁宝更是面沉似水的看着李泰道:“魏王殿下请自重...您是秦王长殿下的弟弟,我等已经好言相劝,就请各自退让一步,如果魏王殿下非要试探我等的底线。

我等虎贲军也会奉陪到底。”

“呸...!”李泰很是不爽的‘啐’了苏宁宝一口道:“别废话了...有本事你们就动本王...!”

无奈...李泰不配合,苏宁宝只好拿起龙泉剑道:“东西拿上来...!”

跟着李泰就见虎贲军抬上一个轿子,轿子的椅子上还有绳索,就像那种捆精神病人的绳索一样,接着...在苏宁宝的命令下,三下五除二的就将李泰给困了起来。

“你们这群混蛋,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本王,来人呀,快点过来救本王...!”李泰是一边骂苏宁宝等人,一边向着自己的侍卫求救。

可是任凭李泰喊破自己的喉咙,李泰的那些侍卫硬是一个都不敢动,谁敢动呀,那把龙泉剑还有李战的大名,这些侍卫哪一位没有听过。

李战玄武门血战莲花军,上百里救驾九成宫,李战那是声名赫赫,跟着辞授天策上将军,右邻军大都督,简在帝心,权势滔天...!

长孙无忌,太子,长孙皇后...全部都是李战最坚定的支持者,龙泉剑上斩皇子,下斩平民、

这个时候,别说李泰喊救命没用,就是亲爹亲娘喊救命,也不能动,所以...魏王府的侍卫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泰被抬走,谁也不敢阻止。

.......................................

李泰被捆在轿子上,就这么被抬进了武德殿,很多人都看到了李泰的狼狈样,可以说这脸是丢到了家,所以等李泰在武德殿中看到李战之后,轿子还没有放下来,李泰就开始破口大骂了起来。

“李战...你这个混蛋,你敢这么对本王,本王势必杀你...!”

一句势必杀你,让李战的眼睛眯了一眯,而这一眯眼睛是真的将身边的李承乾给吓到了,因为李承乾很了解李战,李战的性格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你要是敢提前暴露出自己杀人的意图。

那李战绝对是会将你这个人给扼杀在萌芽之中,李战眯眼睛就是动了杀意。

所以李承乾连忙慌张的看着李战帮自己的弟弟解释:“大哥...青雀他只是一时口快,他怎么可能敢杀大哥呢...!”

李承乾那焦急的样子,让李战微微的放松了表情,跟着就见李战看着站在两排的皇子皇女们问道:“你们觉的魏王是真的想要杀我,还是一时口快?”

谁也没有想到,李战突然会为自己这样的问题。

李恪率先的躬身道:“大哥...魏王应该是口快,他一定没有伤害大哥的心...!”

只是李恪说完,谁料一边的李泰却大声的骂道:“李恪...我们斗了多长的时间,什么时候你这么没胆了,叫一个野种大哥?

哈哈...哈哈...真的是可笑,本王说要杀了这个混蛋,就一定会杀了这个混蛋,今天你们都可以为本王作证,不杀此獠,本王誓不为人。”

“噗...!”李承乾都快要疯了,这个李泰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这次他是真的扛不下来了,你可以看到李承乾的头上有冷汗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掉落下来。

不但是李承乾,一边的李恪,李佑,李愔全部都被震撼到了,因为他们已经看见李战的脸变得越来越阴冷了。

倒是那些没有见过李战发飙的皇子皇女们正准备看李战的笑话,特别是高阳,这个时候高阳的小嘴都快乐疯了,本来她还觉得这个皇家礼仪班没有意思,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皇家礼仪班还真的是很有意思。

可是就在高阳准备看李战吃瘪的时候,后面的一切则是高阳想也没有想过的。

只见李战慢慢的起身,一边的影老立即扶住了李战,李承乾看着李战欲言又止,他很想再帮自己的这位亲弟弟说些软话。

可是李承乾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可以让自己的大哥消火,而且如果一个弄的不好,自己还要搭进去,所以李承乾是想说又不敢说。

李恪和李承乾的想法是一样,李佑还有李愔则是不敢触怒李站,至于其他的皇子皇女,那是纯粹的看热闹。

李战站好伸了一个懒腰,跟着看着向李泰道:“李泰你想杀我...可以...不过,你再杀我之前,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吊刑。

这是为了告诉你李泰,有些话不是你想说,就可以说出口的。

还有就是有些人也不是你现在可以得罪的起的。”

李战说完,一挥手,苏宁宝等虎贲军士兵出现,只见这群士兵在武德殿中间竖起了一根高约五米的木头柱子,然后慢慢的将李泰捆上,跟着吊在了柱子上。

“啊...!”因为直接吊的是手,李泰的身体重量又那么大,所以李泰的双手那是火辣辣的疼了起来,李泰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这样的疼痛让李泰第一时间惨叫了起来。

这一下准备看好戏的人都惊呆了,因为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自己的大哥居然是玩真的,是真的将李泰给吊了起来。

要知道李泰可是很受宠,怎么可能真的将李泰给吊起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