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5章 全文大结局(1 / 2)

人在濒死的时候,都是能迸发出无限的潜力的,有士兵质问:“那宋将军你说,咱们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援兵怎么还不到?是不是压根就没援军?”

宋叶看向那个人:“大周军人的职责是什么?保家卫国,听从命令!就算真的没有援军,你们也要给我死守在这里!”

没错,虽然沉俊旭去找宋叶商量过,但宋叶仍然没有答应退兵。

他们面对的,是看着越来越多的东域兵马。他们的铁骑,马上就要踏破大周的城墙。

因为宋叶的果决,镇压下了大批蠢蠢欲动的军人,但还是有些贪生怕死的,怒骂宋叶:“反正也要死了,那有些话,我现在就和你说清楚!我看你就是被放逐久了,生怕出一点儿错。所以要用我们的生命,铸就你的升迁路!”

这话听的宋叶一阵心寒,他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没有辩解。

“你们如果都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他也有妻子正在等他回去,谁会不想活下去?但有的时候,需要在自己和国家之前,做出一个抉择来。

宋叶愧对林林,却从不愧对大周的军队和子民!他不信,他的判断依旧是错误的!

如今和东域大军对抗的大周将士们,用苟延残喘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他们的的确确,看不到任何希望。

宋叶唯一的信念,是慕泽不可能放弃他们,但是信念救不了人命,还是有士兵在大片大片的倒下,战力无继。

沉俊旭几次都想劝宋叶,别那么执拗,可看到不吃不喝不睡了几年的宋叶,还是那样笔挺地站在城墙上时,这些话,他就说不出来了。

终于,宋叶也坐在地上,神情疲惫。沉俊旭就在他身边,两个人手中都拿着剑,沉俊旭问:“若是真的死了,你会后悔今日的决定么?”

宋叶摇摇头:“不悔。”我以我血祭轩辕,以我身躯守疆土。

最起码在我活着的时候,东域的那些士兵们,谁也别想往前一步。

城墙上,有人啜泣起来,还有人吟唱着家乡的小调。他们遥遥地望着远方,许下了一个愿望。

希望在有生之年,再也不要有战事了。愿大周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

死寂之中,升起了宋叶没有察觉到的希望。他也在出神,遗憾不能在死前,再见林林一面。

忽然,有人打破了平静,指着远处的军队说:“东域的兵马有动静了!”

怀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无数人从城墙上站了起来,包括宋叶。

他使劲儿地抹了一把脸:“怎么,最后的决战要来了么?我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了!让他们放马过来!”

其他的士兵也和一样义愤填膺:“对!侵犯我大周者,虽远必诛!”

“杀!”

“杀!”

正当士气大镇的时候,沉俊旭忽然喊着:“不对劲儿啊!他们是在撤军!”

“什么?怎么可能?”明明他们已经被逼到绝境了啊?

宋叶马上派人去打听情况,原来东域真的在撤军!而且回话的人说:“其实东域那些老弱妇孺们,也早就坚持不住了,但是宇文睿有死命令,让他们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里。是东域的和玉公主站出来,斩杀了宇文睿留下的将领,成功解救了这些老弱病残们!”

宋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既然和他们对峙的只有残兵弱将,那东域的精兵呢?

沉俊旭的脑子转的飞快,他颤抖着说:“咱们中计了!这是一个局中局!其实东域的主力,本来就不在这里,我估计……他们是去西北了!”

宋叶喃喃地说:“怪不得皇上没派援兵过来,一方面是因为大周抽不出那么多的军力来,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咱们根本就不需要啊!”

沉俊旭气冲冲地说:“好一个歹毒的宇文睿,用了一招空城计,就把咱们给耍了!如果咱们能多几万兵马,这次就能杀到他老巢去!”

宋叶拍拍沉俊旭的肩膀:“也别说的这么果决,当一个国家要灭亡的时候,百姓们的力量是强大的。而且宇文睿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他能控制这么多老弱妇孺,说明在国内,会有其他的准备。”

沉俊旭“嗯”了一声,“那咱们必须快点告知皇上,这是个计!”

宋叶目光灼灼:“恐怕西北已经打起来了。沉俊旭,你继续留下来镇守东域,我率兵赶去西北支援。”

“宋将军!你休息一下!最起码,见见嫂子……”

宋叶思索片刻,一直冷酷的脸上,浮现了温柔的笑容:“等我回来,再和她好好团聚。我走的这段时间,林林就拜托你了。”

沉俊旭朗声承诺:“我一定会保护好嫂子!”

很快,宋叶率军离开,军队也只在行进的路上,休息了一下。

至于西北的情况,他预料的没错,战斗的确打响了。

但不是西北主动发起的进攻,而是大周。卫楚秀和容辰装作不知道东域大军在西北的模样,表示他们要拿下西北王庭。

耶律真也假意出来迎战,把容辰和卫楚秀引到一处天险地,然后让暗处躲藏着的东域大军现身,把他们给包围了起来。

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发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三十率领的军队,又把东域的大军,给层层围住了。

耶律真在包围圈的最里层,惊骇地问:“这怎么可能?你们不是已经去东域了么?”

三十冷漠地说:“你以为,只你们会藏?”

宇文睿在发现他们竟然被宁军给反包围了后,也震惊非常,他和慕阙商量道:“让我亲自去领兵,还有一线生机。”

慕阙这两年,表情更少了,乍一看,和早年的慕泽非常像:“去吧,等你凯旋。”

三水见宇文睿也现身了,骄傲地说:“你们的诡计早就被皇上识破了,束手就擒吧!”

耶律真和宇文睿策马站在一起,成败在此一举,谁能退却?

“那又如何?”宇文睿冷冷一笑,“今日就让你们看看,我东域的将士是有多骁勇!”

东西联军和大周的军队,就在西北的土地上,开战了。

这场战斗,几乎是投入了三国全部的兵力,各种战术变化,风波诡谲。

慕泽还和当年一样,不光是排兵布阵,更亲自领兵,上战场杀敌。

这一点宇文睿和耶律真不想落了下风,也以身作则了。

关于元绣玉的那封信,慕泽和元锦玉通读了,但是却没有等着东域出手。

他们率先出击,一是为了振奋士气,二是逼迫东域临时改变战术。

但是在后续战斗中,元锦玉也看得出来,元绣玉的确没骗她,宇文睿在很多布阵手法上,和她在信中写的一模一样。

元锦玉是不上战场的,她在后方,进行策应。

往往几天,就见不到慕泽和容辰等人的身影,到处都是硝烟战火弥漫,受伤的士兵呻|吟着被抬回来,还有些直接死在了战场上,连马革裹尸都做不到。

风叶白也跟他们到了前线,对于处理这些伤势,他很有经验。而且在京城尚医局的几年,他还培养了一批医术精湛的大夫,有他们的帮助,大大减少了大周士兵的伤亡。

旷日之久的战斗,持续了整整半个月,多数的时候,战斗都是在胶着着,偶尔宇文睿和耶律真联手,也能小小的坑慕泽一次,但很快就会被慕泽回击。

眼看着慕泽歼灭了他们大部分的军队,宇文睿和耶律真冷着脸回到主将营帐,在沙盘边,和慕阙商量对策。

耶律真脸色阴沉得可怕,他问宇文睿和慕阙:“你们以前就是和这样的怪物作对?我和容辰交手也几年了,都没觉得他有这样棘手!”

宇文睿同样看着慕阙:“你还有什么办法么?再这样下去,咱们必输无疑!”

营帐中的气氛很低沉,毕竟在开战之前,大家信誓旦旦地认为,他们会是最后的赢家,结果慕泽给他们上了一课,想赢了宁军,他们还早了几百年呢!

慕阙也很气愤:“我当初在连横你们之后,也曾狠狠地打压过玉泽,想让他们在百姓中失去公信力。但是有元锦玉在背后撑腰,加上个难缠的李豫和璃潇,不管我用什么计策,都很难把玉泽打垮。”

宇文睿也气冲冲地说:“本以为大周这几年经济衰退,可是在玉泽的支撑下,他们竟然能拿出这么多粮草供宁帝打仗!”

耶律真一想到在战场上,看到宁军兵强马壮的,就非常嫉妒。

慕阙和他们商议了之后的战术后,让他们先出去了。

等这两个人离开,慕阙脸上的焦急,全部消失不见,只有深深的怨恨和势在必得。

暗处慢慢走出了一个人来,衣袍宽大,背影削瘦:“没想到,最后我会和你联手。”

慕阙冷冷地说:“只要能赢,没什么不可以。”

“你答应我的事情,会做到吗?”

“如果你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我劝你趁早退出。”

暗处的人不说话了,慕阙也不关心这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天下是一个棋盘,而他才是笑到最后的下棋人,一切的一切,都会成为他的棋子,铺就他成功的路。

……

短暂的休战,慕泽和元锦玉休息在营帐中。

不过就是半个月的奔波,元锦玉见慕泽胡子拉碴,风尘仆仆,还瘦了两圈,心疼得不得了。

慕泽洗战斗澡的时候,元锦玉就在他的浴桶边,帮他擦背。

她轻柔地说:“等回京后,我一定要御膳房好好给你补补,你看看你,这么憔悴。”

慕泽闭着眼睛,感受着她的柔软,问她:“为何一定要回京?在这里也能补。”

“怎么补?玉泽的商队可都用来运送粮草了,没运过补品。”

哗啦一声,慕泽从浴桶中跨出来,然后一把抱住元锦玉,往床榻走。

元锦玉捏紧了手中的帕子,狐狸眼望着他:“九哥,你做什么?身上都是湿的呢。”

慕泽低头看她,喉结动了动,眼神更深沉:“进补。”

“嗯?”

他的鼻尖捧着锦玉的:“你就是我的补品。”元锦玉登时羞红了脸。

……

一夜过去,等第二天元锦玉醒来的时候,慕泽已经没在了。她用被子蒙着头,笑得很甜蜜。

只是这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跳,让她的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坐起来,拍拍她的脸,元锦玉告诉自己:“九哥一定会赢的。”

慕泽这次也是亲自率军,堵截宇文睿和耶律真,这两个人,已经被他逼到绝境了。

他们全力奔跑着,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耶律真心里叫苦不迭,要不他现在投降了吧?慕泽会不会留他一命?

宇文睿则是怨恨着慕阙,都到了这种时候了,慕阙还龟缩着吗?东域的基业,就要毁在他手上了啊!

渐渐地,两个人被慕泽追的没有了前路。他们勒马停下,眼神复杂地看着慕泽。

成王败寇,他们决定认栽了。

慕泽和他们半句废话也没有,让他手下的人,绞杀了这两个人的亲卫,再让三十上前,绑住宇文睿和耶律真。

变故,就是在三十离开慕泽身边后发生的。

等慕泽察觉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人包围了。从身材上看,他们和耶律真差不多,但是要更壮实,他们身下所骑的马,都比慕泽的小红枣要大上两圈。

通体纯黑的战马,还有这么多,恐怕这些东荒的人!

耶律真是西荒,也称西北人,但是原本这里是一个整体,叫做北荒。

慕泽的先祖将西北收服,东北则是固守他们的领地,也从没和大周宣战过。

夺嫡的时候,他们是蠢蠢欲动了,可是还没等出手,慕泽就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现在,他们竟然又出现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一定是慕阙说服了他们!

三十也大惊失色,拔出宝剑:“护驾!护驾!”

为什么大周这么多年,都和东荒的人相安无事?只是因为他们老实么?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骁勇善战,以一敌百!

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的东荒士兵,形势对慕泽相当不利!

而这些人和慕泽是一个性子,要的就是敌人的命,才不会和你多说一个字!

转瞬之间,两拨人就打了起来,慕泽身边的亲卫,一个个地挥剑,再一个个倒下。

耶律真和宇文睿趁机跑远,观战的时候很兴奋:“原来慕阙还有这一手准备!真是把你我都给瞒住了!”

宇文睿听到耶律真的话,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默认了,慕阙和慕泽两个人,都比他强。

战争到了这一步,已经不知道设了多少个局中局了。若是他早就知道东荒的人会来,制定的计划也会不同。

那样,就会慕泽轻易识破。

现在,慕泽已经在困兽之斗,慕阙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因为人数和武功上的优势已经不在,慕泽节节败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三十为了救他,身受重伤,他在斩杀了数人之后,明白了情况不能这样将持续下去!

因为既然有人来截击他,肯定也有人去攻打宁军的大本营了!而锦玉,还在里面!

稍微一分心,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就砍在了他的身上!

三十凄厉的声音响起:“皇上!”

攻击了慕泽的那主将冷冷地用刀指着他说:“战斗的时候分心,很容易死的。”

慕泽懂了,这些人都是在刀尖上换来的命,面对一个,他能轻易取胜,但面对千百个呢?很难。

尤其是他还受了重伤……但是他会放弃么?为了他的国家,为了他的亲人,他也绝对不会放弃!

慕泽提着剑,嘶吼一声,推开三十:“你现在回去,支援锦玉!”

“皇上,我不走!”三十疯了一样要冲过来,“您在哪里,属下就在哪里!您生,属下就生,您死,属下也死!”

慕泽孤身一人,却有着千军万马的气势,他冷冷地看着三十,脸上是粘稠的血污:“既然你的命是朕的,那你就要听从朕的命令!”

三十大喝一声,吓得东荒人以为他是要冲过来了,没想到,是慕泽为三十开辟了一条道路,让三十冲出了包围圈!

而慕泽,则被东荒人团团围住,三十最后的转身,是慕泽身中数刀,倒在了血泊中……

他擦了一把眼泪,一路狂奔,心中不断地祈祷,皇后娘娘,千万不要有事啊!

慕泽被包围,已经无力回天的消息,传到了慕阙的耳中。

他掸了掸衣袖,冷冷地说:“该出发了。”

京城一役之后,元锦玉第一次见到慕阙。他身边没什么亲卫,只有一个带着兜帽的元绣玉。

元锦玉担心地看着远处,没有慕泽的身影,容辰和卫楚秀,已经集结了军队,抗战东荒人去了。

银杏挡在元锦玉的面前,被元锦玉轻轻推开。随即,她听到元锦玉用冰封千里的声音质问慕阙:“九哥呢?”

慕泽淡淡地说:“谁知道呢?大概已经死在荒原上了吧。”

元锦玉使劲儿地咬着牙,不让慕阙看到她一丝一毫地软弱:“不可能!九哥是最强大的,他不会死!”

慕阙指了指远处的东荒人:“你以为,碰上这样的怪物,他能活着?”

元锦玉的确不愿意相信,但是她看到了血肉模糊的三十。她急匆匆地跑过去追问:“三十,九哥呢?”

三十下马,直接跪在了元锦玉身前,他无颜面对元锦玉,只能哽咽着说:“皇后娘娘,皇上派属下来护驾!”

元锦玉抓着他的衣服,像是要吃了他一样:“本宫问你,皇上呢!”

三十虽然不想说出实情,但是此刻的元锦玉太可怕了,他哽咽着说:“皇上为臣杀出了一条血路,臣最后回头,见他被数刀砍伤……那样的伤势,除非有奇迹……”

元锦玉狠狠地推开他:“你别诅咒我的九哥!他是最强大的男人,才不会就此倒下!”

可是说着说着,元锦玉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三十没必要和她说谎,她肯定也是相信了这个说法。

“传令下去,分出一部分的士兵,去支援九哥!剩下的,给本宫杀了慕阙!”

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慕阙,元锦玉恨极了,她怎么没在最初重生的时候,就杀了慕阙!以至于让他走到了今天这步?

慕阙见元锦玉疯了,压抑的情绪终于释放,哈哈大笑起来:“锦玉,看到了吧?慕泽不如我!我从最开始,就是最爱你的,也是最应该拥有你的!容辰,卫楚秀,五个孩子,你在意的一切,我都会毁灭给你看!然后从此以后,你只能依附着我活着!”

元锦玉冷冷地盯着慕阙:“那你肯定要失望了。慕阙,九哥若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可是在那之前,我要先杀了你!”

忽然,元锦玉就想明白了。她和九哥的感情,绝对不是生死能够阻隔的。

上碧落,下黄泉,慕泽在,她就在!

她捂着心口,那里放着他们最珍重的感情。“九哥,你等等我,报仇雪恨后,我就随你而来。”

至于慕阙身后站着的人,也露出了脸,竟然是元绣玉。

她正朝着元锦玉嚣张地笑:“哈哈,你没想到吧,还是我最初和他提议,让他去拉拢东荒!现在慕泽死在了我们手里,马上也是你的死期了!”

元锦玉早就知道,元绣玉就算是剖开了心,也是黑的。她不愤怒她自以为聪明的欺骗,而是愤怒她竟然敢嘲讽九哥!

只是这次元锦玉无视了元绣玉,她抬头,冷声道:“玉煞听令!”

“刷刷刷”!无数隐藏在暗处的人,都跪了下来。

“在!”

元锦玉又道:“唐门听令!”

“在!”

“武林人士听令!”

“在!”

浩荡又繁杂的队伍,因为元锦玉,集结在了一起。她玉手指着慕阙和元绣玉:“杀了他们!祭奠那些死去将士的在天之灵!”

“属下明白!”

震天的吼声响起,慕阙慢慢地往后退,有东荒人挡在了他面前。元绣玉脸色灰白可怕,她完全想象不到,元锦玉竟然能集结这么多的人,来对抗她。

幸好她最后站在了慕阙这边,今天过后,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慕泽和元锦玉了!哈哈!

这些人的武功路数是不同的,但是联手的时候,非常恐怖。

玉煞负责暗杀,唐门负责下毒,那些武林人士,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元锦玉冷冷地注视着一切,从她口中,不断有命令下达。

她现在就是个飞速转动的齿轮,巨大的背上,被她掩埋在心中,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燃起了生机,实际上,她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这样状态下的她,对于战场的把控,更加精准。

慕阙渐渐察觉,他在元锦玉的手上,竟然占不到什么便宜。

元绣玉还在催促他:“最后一刻了,咱们必须孤注一掷!把筹码都押上,不然会失败的!”

慕阙定定地看向元锦玉,这种时候,她依旧是那么耀眼。

最后,他沉声说:“把一切兵力都调过来,给我全歼了宁军和容家军!除了皇后娘娘元锦玉外,一个不留!”

元绣玉得意地笑起来,快点,快点胜利啊!

就在她还美滋滋的时候,忽然有两把剑,齐齐朝着她射了过来。好在距离有些远,只是擦着元绣玉的脸飞过去的。

她大惊失色:“怎么回事!保护我!”

两把剑的主人,也有些诧异,因为别人都在攻击慕阙的人,竟然有人和自己一样,目标是元绣玉。

遥遥望了一眼,两个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