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二件(1 / 2)

讲了一段故事之后,龙之介就下令全员进入休息时间。

但是想要离开营地,需要报告,并解释原因。

至于花原,虽然是一行人当中唯一的一名女性。龙之介也并不打算再给她安排额外的住所。

在这样的野外扎营,又不脱衣服睡觉,自然没有必要拘束。

于是在经历了一天的劳累之后,卫兵们逐渐进入了睡眠当中。

而孟白则是对着篝火,将今天编下来的故事记录一下,毕竟之后是打算作为宗教经典来使用的。

当然,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等到凌晨。

商店的刷新。

这件事情关乎于下个月的发展。

要是商店里的东西不够好的话,龙之介也没有办法和那伙土匪正面刚了。

也只能够尽量的劝说各个村子里的人内迁,放弃这个并没有其他势力在乎的北方七村地区。

这是让龙之介最肉疼的地方。

是,北方七村的贫瘠有目共睹。

但是这是草之国少有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根本没有人管的地方。

如果拿下了这块地方,甭管这块地方究竟是多么贫瘠。

至少是龙之介滋养力量的一个基石。

龙之介现在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在火影世界当中的发展目标也基本确定。

通过发展天御教,来逐渐影响草之国,北方七村,可以作为神官培训的大本营,一个宗教的生机,必定是要有着打量训练有素的神官。到了最后,甚至未必没有机会让草之国大名屈服。

然后以草之国为跳板,真正的做到能够影响接下来的第二次忍界大战和第三次忍界大战的事情。

从本心上来说,龙之介是想要阻止这两场忍界大战对于无辜平民之间的影响。

毕竟来都来了,要是不做出点改变也不合适。

龙之介并不是一个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人。

虽然说在他前世,在他这个年纪的人当中,都格外的推崇利己主义。

甚至对于有些人,只要你支持做好事,马上就一个圣母婊的帽子扣上。

这是让龙之介十分厌恶的。

龙之介至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

虽然他曾经也很热衷于那种利己主义,可是随着经验和阅历的增多,他的理念也发生了转变。

甚至逐渐意识到,那些一昧的将社会想的过于黑暗的人,往往只是不学无术,以至于无法理解正常的社会竞争。所以就在脑中添油加醋的想象。

就比如说龙之介现在所做的事情。

诚然,一个宗教在现代社会,一定是落后和愚昧的表现。

但是在合适的历史时期当中,即使是宗教也能够发挥出它的作用。

龙之介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没有任何的错误的。

但是从客观上来说,他的确是欺骗了这几个村子的人。

而且系统也给了他邪恶值,并且是十分恐怖数量的邪恶值。

可对于这些村子的人来说,改变了他们什么?

让他们的生活变好了。

至于宗教封闭思想……对于这些一个村子都找不出来一两个认字的人来说,天御教根本就没有封闭他们几近于无的思想。

相反之后天御教会开办学校,让这些人真正的能拥有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有很多事情有更深邃的逻辑。

这也是龙之介的信念。

所以在龙之介做这些计划的时候,才会毫不犹豫。

乃至于做一些非常“不近人情”的事情。

比如说将这些做了坏事的恶人编入教奴团,并且定下了严苛的刑罚。

但是龙之介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做起这些“残暴”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得心应手。

在不同的时期,面对不同的情况,必定会有不同的解决方式。

龙之介这样思索着。

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慢慢地等待着凌晨的到来。

周围的鼾声渐渐响了起来,龙之介听着倒是很亲切。

不管如何,这些都是自己征募而来的兵。

和那些因为做了恶事,才被自己强制编入教奴队的恶人不同。

之后势力的发展肯定离不开这些兵。

就是如此了。

花原也躺在龙之介的身边,盖了一张毯子。

这个国家的人因为穷困点不起灯,同时也没有什么丰富的夜生活,自然是和龙之介这种习惯于熬夜的夜猫子不能够相比。

现在只剩下他和队伍中抽出来守夜的卫兵没有睡觉了。

龙之介微笑着冲着卫兵点了点头,在篝火下,卫兵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毕竟是得到了圣座的认可。

龙之介又开始继续自己的空想。

在这个世界当中,尤其是草之国这样落后的国家,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娱乐方式的匮乏。

以至于龙之介只能够靠着空想来消耗时间。

就算是想要看书,这篝火的光芒也不够明亮,看得让人眼累。

好在再无聊的时间,也不比当年在课堂上的时间无聊。

空想走神也算是一种技能了。

就这样,龙之介拖到了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