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保镖(1 / 2)

药材采买的七七八八,一部分放在仁坤堂后院,另外十多车不需炼制药材由王安鹏的直接派衙役押送到城外驿站,待出发时候,一道上路。

朱陶不愧是范蠡家的猪,短短一日功夫,就将所有物品分类整理入册,来往账目清清楚楚。药材一共二十车,还有十三车物资,他拿着清点好的货物,皱着眉头来找林桢。

“林大夫,咱们有没有乾坤袋之类的法宝啊?”

“什么?”林桢瞪大眼睛望着他。

“就是道家收纳物品的法器,我主人之前有一个,行走带货,往里一扔,甭管多少东西,一袋就装下,且轻若鸿毛。”

“没有!”

“那可凌空飞行的祥云之类的,或者坐骑?”

“也没有!”

“那我们怎么带着这么多东西去江夏啊?”朱陶气得跺脚。

“走着去!”林桢抛下两个字就出门了。

要带着价值不菲的物资从益州到江夏,沿途环境复杂,不少地方匪类横行,虽然丁丁身手了得,自己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但最稳妥的方法还是找一个靠谱的镖局承了此行的押运。

普天之下,最负盛名的镖局就是百晓堂旗下的青云镖局。百晓堂堂主甄多多是先天大圆满的修为,且又手握擎天印,与现今的女主有一争天下之势。

她收养了一批幼童,养在青云学院中,请天下大儒和兵法高手教授文治武功,这其中涌现出人才无数,每一个都可以搅动天下风云。

青云镖局算是其中一个很小的产业,其实只要是拆上百晓堂的旗帜,在这明钦王朝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山贼匪类敢存觊觎之心,算是极其安全了。

青云镖局在益州有分舵,林桢才走到镖局门口,一个白衣小厮就满脸微笑地迎了出来。

“是林大夫吗?我家主人让我在此等候许久了,你请随来我。”

林桢有些诧异地跟着这位面目清秀的少年往里院子走去,一路上看到镖局内熙熙攘攘,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整理收拾,似乎是马上要出发的架势。

林桢不由暗自思付,自己是不是来的不巧,这青云镖局已接下了镖。

正屋中,一黑衫少年端坐上堂,正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地喝着茶。见到林桢进来,朝她微微一笑。

林桢这才仔细打量起面前的少年,十五六岁的年纪,身姿挺拔,面目说不上俊美,一双一字眉在白皙的脸上尤其醒目,显得英气十足。举手投足间,有常为上位者,掌控全局而显出的自信,通身气质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凭着医者的经验,林桢一眼就看出眼前的少年是女扮男装,可这身架势,让人觉得她本就该是这幅打扮。

带路的小厮笑着为林桢引荐道,“这是我家少主,贾少少。”

坐在堂中的少主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一双怨毒的眼睛盯在小厮身上。

“老子让你给起个名字,没想到你就这么敷衍!”化名为贾少少的少主心中腹诽。

贾少少,甄多多,还有再明显的一点的化名吗?

虽然知道自己眼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百晓堂主人甄多多,但在不清楚对方来意之前,林桢还是选择装傻。假装看不见对方主仆之间的玄机,俯身行礼。

“见过贾少爷,在下林桢。”

“林大夫,何必多礼,请坐、请坐。”甄多多礼貌地示意林桢坐在他旁边,然后刚刚得罪了主子的小厮规规矩矩地奉上了茶水。

林桢接过茶水,对着小厮微微点头。那小厮立刻冲着他挤眉弄眼起来,“我叫周舟,林大夫,你吃了吗,要不要来点点心?”

甄多多一脸嫌弃地赶走了周舟,不好意思解释道,“朋友所托,在我这里呆一段时间,不守我家的规矩。”

林桢指着院子里的人问道,“贾少爷可是要出行?”

甄多多盯着林桢的眼睛,笑得一脸诡谲,“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