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动机(1 / 2)

心魔种道 废纸桥 1140 字 7天前

“血符通往一个小世界,完成任务就能获得奖励。血符我一共只有十二张,现在我手上只剩下一张。”柯孝良说道。

“将你手里剩下的那一张交出来,然后其它几张血符在谁手里,你也全部交代清楚。”妖异青年盯着柯孝良道。

柯孝良老实的将现在‘仅剩’的血符拿出来,然后说道:“另外十张血符,我并不是卖出去了,而是被抢走了,我与他们并无交情。”

妖异青年取走柯孝良手里的那一张血符,然后看了看周围的花瓣。

“很好,这些花能分辨你是否说谎,如果它们合上了花瓣,闭上了眼睛。那么你就是在说谎,我已经杀了你当花肥。”

“当然你也应该庆幸自己的运气好,如果你遇见的不是我,而是魔宗内其他任何一位长老。你现在也已经被抽魂搜魄。”妖异青年收起新入手的血符,如此对柯孝良说道。

柯孝良却好似战战兢兢的说道:“那也是因为,知道师尊您怕麻烦。像您这样怕麻烦的人,又怎么会浪费时间对我抽魂搜魄?”

事实上,柯孝良确实是在兵行险着。

当然,他也为自己准备好了后路。

一旦妖异青年非要发难,那他就强行以葫中界吸纳其灵魂,将之牵制住。

随后发动提前花费一百点魔性值兑换的土遁符,遁出百里之外,然后逃之夭夭。

此时柯孝良的冒险,正是为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内,能够在十魔宗内能踏实发育。

从上毒蜈山等待白骨遁光车,再到上尸山,被分配山头主殿。

所有的经历里,都充满了不确定的危险。

魔宗高人的喜怒无常,以及魔宗内完全不将普通弟子当人,视为活生生生命的行为,都让柯孝良始终芒刺在背。

他无法保证自己每一次都有运气,恰巧躲过一劫。

所以他才要冒险主动出击,先为自己找一个靠山。

妖异青年虽然看似凶残,只因为怕麻烦,就捏死了一名刚刚还在叫他‘师尊’的内门弟子,却并未因为这名弟子的触怒,而迁怒他人,更没有因此取消掉第十个问题的询问资格。

这就说明,他虽然暴戾、凶残,却还守规矩。

只要迎合了他的想法,就能在他的庇佑下,于十魔宗内暂时得到一些安宁。

至于其中的冒险成份···那也是必须的。

都入了魔宗,上了尸山,到了这凶险异常的魔窟里,还想安稳平静,无凶无险,岁月静好···那才是想瞎了心。

与其等到危险找上门的时候求告无门。

还不如早些在有把握的时候,提前出手布局,获得主动权。

真正成大事者,都是迎难而上,解决问题。而不是逃避问题,缩起头来当乌龟,或是将头埋进沙子里当鸵鸟。

“现在你是我的亲传弟子了,为师名唤宋清文,魔风殿内排名第二,正道中人更赠了我一个‘爆头魔君’的雅号。以后在外行走,如遇强敌,大可道出为师的大名,想来也能震慑一些宵小。”妖异青年似乎终于对柯孝良满意,开始回馈。

说完后,又取出一块黑色的墨玉牌交给柯孝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