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卫小侯爷(1 / 2)

他没有一丝诧异,只是看着我的眼睛,开口:“娘娘可安心,世间早已无大齐。”

他话音一落,我大笑,如此甚好。如今,我才算是大仇已报。“如此,便多卫小侯爷了。”

他突然上前牵过我的手,动作轻柔,伴随着一声叹息,“娘娘,该放下了。”我还未作答,许是被他的动作所惊,可我并未挣扎,我知道,他只是牵住我,别无其他。“娘娘可曾记得,本侯曾答应会与娘娘共赏烟花。”

我不解的看着他,有些记忆实在是模糊不清,我前生那般不堪,他这般人物怎会答应与我共赏烟花。

许是看到我眼中的迷茫,他放柔了声音:“不记得也罢。本侯记得,如今难赏烟花,便共赏这曼珠沙华吧。”

他执我手,静默而走,我不曾感到温暖,许是我们都已死了的缘故。可鼻尖仍是发酸,卫小侯爷,若我所遇良人是你,该多好。

我感觉有泪滑过,落入尘埃,而那些往事,终是呼啸而来。

我生在大齐的阮家,彼时,阮谢两家齐名,卫氏更盛。我的妹妹是齐都中大家闺秀亦艳羡的齐都第一才女。

阮家有二姝,姐温婉,妹有才,齐都尽知。而那些隐藏在盛名之下的腌臜事,却只有个中人知晓了。

我是阮家的嫡长女,名唤阮凤。继母周氏,育有一女,唤作阮玉。

自我母亲离世,周氏被扶正,我的庶妹扶摇直上,以嫡次女为外界所知。

周氏待我甚好,阮玉亦温柔有度,我亦以礼相待。周氏知我才盛,恳求我相助阮玉,我自也不会拒绝。我从不在意这所谓的虚名,既然阮玉喜欢,便由得她去,每有所困,我必助之。

多年已过,竟是为她博得齐都第一才女的名号,瞧着阮玉挺高兴的样子,我也不好说她贪慕虚荣,毕竟人各有志。

我向来自负,更不屑以小人之心揣测别人,纵使有时觉得周氏母女态度令人疑心,却到底不曾深究。许是因为这样,我才落得个万劫不复的地步。世间事物到底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那年花灯节,齐都热闹非凡。我同阮玉以及许多官家小姐一同游舟。

湖水清澈,清风徐来,四处花灯,杨柳依依,当真是一副美景,我虽醉心于书本,此时亦由衷高兴。

纸上得来终觉浅,我向来知道,所以偶尔见识民间的一切,倒是长了不少见识。

“姐姐,你觉得景色怎么样?”阮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随后是她惯用的兰花香气传来。

我不经意间皱了皱眉,兰花虽雅,可阮玉这兰花香着实浓了点。我回头看向阮玉,出落得越发动人,可眉眼间竟并非清纯之态,我笑着回答:“甚好。妹妹的颜色亦是甚好。”

阮玉娇羞的笑,我便也轻笑,我并未说谎,阮玉生得很美,清纯中又有妩媚。

“不及姐姐。”我不知道她真心假意,可她既然说了,我听着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