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关雎鸠(1 / 1)

意楼关雎 赵鹬州 633 字 1个月前

民国初期的意楼早已不像在清朝压迫下的破小茶楼,据说楼老板将自己的女儿嫁了出去后,得到了一大笔彩礼,重新改造了意楼。这也是意楼旁的小贩每日与买东西的大娘侃侃而谈的秘密,楼老板的女儿叫楼蒹葭,也是个苦姑娘,嫁给了自己不爱的人。小贩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然而,这本书写的并不是这个苦姑娘的故事,欧爷!)

金枝玉叶后,是意楼,开设以来从未见过的场面,就见楼老板趴在柜台,一脸无奈。在常人的印象中,意楼都是安安静静四周是贵人们谈论商务军事的别院,何时有这么吵过?

楼老板悄咪咪的抬起头,看向了茶厅中央的一张方桌,一男一女正在吵着什么。花潋看向对面的男人,眉头皱了起来:“我告诉你,本小姐不想嫁,谁说也不行!”她虽然生气,但显露出来的还是一副大小姐的雅态,左手紧紧的抓着穿在身上的雪纺长裙,右手却在方桌上把玩着一杯茶。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更是一副闲情逸致,肩头趴着一只雪白的猫头鹰,正给它喂食。“这婚约是家父与伯父一同定下的,若他二人同意解除婚约,那白某绝对不敢说是其他什么,但如今花小姐您独自来退婚,白某......”白景并没有正眼看着花潋,还在专心致志的逗猫头鹰,眼尖数不尽的暗恋,谁又能知道呢?(不是暗恋猫头鹰啊!)

花潋正在把玩茶杯的手突然停下,一双凤眸紧盯着白景:“所以你是不同意退婚?”“没错!”(到嘴的老婆,可不能让他跑!٩(♡㉨♡ )۶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谁?花潋侧眼看向眼前走来的这个男人(帅锅),他左手拿着一只粉色无名花,右手攥着一本戏文,眼前所有的温柔寄同在这支花上,他一字一顿,布鞋掀起了长灰戏服的波澜不惊,花潋只想到了一个词:惊艳。而白景也想到了一个词:不详(不是吧,不是吧,到嘴的老婆真的要飞了(›´ω`‹))。他单膝跪地,将这只涌满温柔的粉色无名花递给花潋,花潋释开紧握长裙的左手,接过了这枝奇妙的花儿,也接过了她的往生。

“你叫什么名字?”花潋低头。

“在下赵致轩。”赵致轩许是注意到白景凶杀般的脸神,并没有抬起头直视花潋,也用左手仅仅的抓住了灰长戏袍的一角。就在刚刚,意楼的说书者们(不要问我什么叫说书者,我也不知道╮( ̄▽ ̄)╭)通过一派指认,派出了赵致轩来打断二人的争吵。

“好,你跟我走吧!”花潋说着便从皮包里抽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重重的拍在方桌上,眼里透露出的有不在乎,也有一丝解脱。楼老板见状,立马在柜台的抽屉里翻着什么,手满脚乱的找出赵致轩那卖身契,双手递给赵致轩。楼老板明白一个道理(坚持就是胜利,划掉划掉),从商吗,最重要的便是心平气和。赵致轩也双手接过卖身契,对着楼老板90度鞠了一躬,右转身向白景轻轻鞠了一个躬。又连忙追上已经走出意楼的花潋。

花潋走的很快,即便是踏着白色高跟鞋,也让赵致轩追的气喘吁吁。布鞋掀起了长灰戏服的波澜不惊:“小姐,小姐!”赵致轩终于追上了花潋,边走边侧脸问她:“不知在下能为小小姐做些什么?”花潋骤然停住,抬起凤眼,思索了一会儿后,说:“你便在我花宅别院做个助手吧。”说完便继续踏着高跟鞋走着同样美艳的波澜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