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开始(1 / 1)

意楼关雎 赵鹬州 676 字 1个月前

花潋抬头轻看了一眼赵致轩,随即又低下头,满不在意地看着花家的财务账单。鸟鸣的声音在耳畔起伏,花潋,听身旁没有动静,虽说还看着账:“管事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吗?囡囡,带他签卖身契,告诉他该怎么做。”“是,小姐。”赵致轩,本想着花潋就是为了从意楼脱身,再说在门口时,花潋,又没有说不让他进,再说就算真的看自己太聪明,有用武之地,为什么直接给了一个管事的位置?(管事相当于别院的管家)赵致轩皱起眉头,利朗尖锐的眉头透露着疑惑。在么?不是说是因为自己太帅,这位大小姐,看上自己啦?(走开,怎么可能啊!)

“你干嘛呢?”花潋,同样不解地看着站在自己闺房门口发呆的男人,花囡囡,可能是看透了赵致轩的心思,也可能是误打误撞,说到点上:“将你留在身边,是因为看上你的材质,再说了...意楼的人一定不会差吧?”赵致轩看向一旁又像自己眨巴大眼睛的花囡囡,也好像明白了什么跟着他去签卖身契了。

他二人走后,花潋又低下头看账单。没错,她就是看上了赵致轩长的比较帅,而已。(单纯单纯的只是长的帅,一饱眼福而已啦!)她,听着耳旁的鸟叫声,一幕一幕回想着赵致轩桀骜的眼眸:“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下赵致轩。”“别院管事,赵致轩。”

一见倾心,一眼万年...

赵致轩迷迷糊糊的签下了卖身契,坐在花苑的语亭中欣赏湖色美景,赵天亦是个渔民,所以赵致轩从小看着的,就只有忙忙碌碌,忙忙碌碌的渔船和洋诚的大海,她靠在语亭的柱子上,眼里充满了对过往生活的怀念,和对以后生活的期待,深邃的黑吞没了湖明的白。

其实要说女人的心思吧,他是不了解,顶多也就是平时能稍微安慰一下自己的妹妹(赵戏蝶)但又经常惹哭她,弄得里外不是。

“你干嘛呢?”是谁?惊的他显得掉进湖里,赵致轩,你有头看着突然出现花囡囡。

“你怎么走路无声无息的?”

“啊,小姐经常午睡,但这些日子又很热,我就经常会这样无声无息的到小姐旁边给她扇扇子”花囡囡的大眼睛让他无法皱一下眉。:“啊,差点忘了,小姐要出府,你跟着一起!”

花囡囡拉起赵致轩嫩白的手就跑,他看着眼前单纯活泼的小丫头,便任由她拉着跑,略过花戏娇纵的长廊,路上廊外的美,可是让没有见过的赵致轩,发住了愣。而原本紧紧牵住他的小手,早就急得跑的不知是哪头哪道。花宅内的弯绕游致并不大,而勾心斗角也只存在就安防的丫头们。赵致轩,不知是突然想到什么,发了神还是台阶太高,这个毫无正经的管事就这么摔在了青石走廊上。

他还没等爬起来,走廊正前方好像来了一个...一群人。赵致轩,微微抬起头,但也只是把贴在地上的鼻子离开地面。只看一双精致秀美的男式绣鞋揭起白色绣枫红的浪起。赵致轩以为是花家老爷(花绕亭)便起身蹲下,只敢微微抬起头,却看到了同样低头看自己的白景。

白景,怎么会在这?(;゚Д゚)!我该怎么办?自己前日才帮花潋从这人前脱身,今日就来找我啦?赵致轩火速低头向白少行礼。

“赵致轩?对吧?作为堂堂花宅别院管事,竟然如此不懂礼仪,来人,拖下去!重打80大板!”白景一边轻声说着,一边用扭头喂养自己的小猫头鹰,这话说的,毫不在意,又轻飘飘的,但可让赵致轩吓坏了,他不知怎么办,奋力挣脱两个小侍卫的拉持。

“拖下去,杖100!”白景皱起眉头生气。

“谁敢动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