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 / 1)

正当我用一张泥鳅脸皱巴巴的表示自己的愁肠百结时一阵凉风扫来,扫的岸边的草儿都偏伏到泥潭里了,盛着我的透明泡沫更是‘噗’的一声爆了!

我吓得一个趔趄于慌乱中钻进了泥潭,emm什么情况?平静心神我细想了一会儿,这个季节不会有雷雨,平日里也就过路的鸟雀精灵儿偶尔停歇,我也向来是洁身自好从不和动物精怪们结怨,(结怨?不存在的,主要是条件不允许)不怕谁来寻仇找茬儿。

于是我隐去气息,潜游到潭边,透过稀疏的草丛,看见了泥潭外面有一个身着玄色衣衫的小少年正发狠的挥舞着一把剑,那剑招凌乱无章,好像带着平日里我困在泥潭中气极时胡蹦乱跳的愤懑一样,他的剑气所指处皆振聋发聩,令我这泥潭和草儿应接不暇。

好在那剑气的杀伤力并不大,与我这草儿应是无碍,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沉稳精神,我决定继续隐匿在泥潭深处。

藏了片刻,听得外面还是飞沙走石。突然觉得自家胆小怕事到令人发长笑,从前现在或者未来根本就无人睬我好吗?甚至除了自己,谁知道有你这么一条泥鳅呀!就算鸿运当头真和哪位仙家道友撞个满怀,乍一看好一身乌黑黏稠的淤泥,正有序下落,啧啧,别妄想人家会克服掉嫌弃再屈尊吸食你这一尾无甚精元气血的泥鳅!

想多了以后才恍然大悟我从前真是想多了。于是我便稳住心神潜游至潭面,细细打量那一位不速之客。观那小少年的身形清癯瘦削,出招潇洒利落,不似凡阶。

除了龟族长我还没未见过别人呢,所以我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胡乱的出剑,或劈或砍或刺,他任意的发泄着咱也不敢问的怒气,我这边只默默体会一番他人苦,颇耐这种不明就里的气愤我实在无法共情,只好接着看他练剑吧。

终于,那小少年腾空而起剑指大地扫出一个整圆后缓缓落定在地面。好吧姿势还挺帅,他立定在地后我总算可以仔细看看他了。

那小少年长得白白净净,五官分明,可用丰神俊朗来形容。尤其是一双眼睛如夜星般明亮清净,流露出泉水一样澄澈的目光。但此时那双眼睛却挂满泪痕写满受伤,我看着他缓缓地仰头向天,大声发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风乍起,吹乱他单薄的衣衫,飞扬起他的发。无人应他,四下里寂寂寥寥只有风吹过。

那小少年眼目低垂,我看见晶莹的泪珠挂在他浓密的睫毛上,投下一片暗影。泪水划过他的脸颊,滴落在我潭边的枯草叶上。我无可奈何的听着那小少年的叹息,昏昏沉的把自己陷入淤泥遍布的泥潭中再想一遍他的伤心事。

平生第一次我为自己生在这荒无的泥潭感觉到难为情,我这泥潭周遭如今只剩满目的枯草黄叶,了无生机。而那些可爱的小动物和热闹的精怪们也无半点踪迹可寻了。

倘使春天的花草还香,风儿也柔,也可带给他些许的慰安呵!可是赶这劳什子的时节连那天空里路过的雀儿精灵也无一只,如此光景想来更使他心生烦闷吧?

是呀,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呢?把我困在这可恨的泥潭!谁的手,这样拨弄着我们的命运?我不知道该不该回应他,只是他问的问题和我的问题使人在这一秒钟里莫名其妙的觉得伤感至极……

那小少年静静地躺在我岸边的荒草丛中,直到夕阳西下才擦干了眼泪站起身来离开去。

这个小少年他来自哪里?他生活在海岛以外的地方吗?那是个什么所在呢?是什么样的地方什么样的人给了他这样破碎的心情呢?我很好奇,我希望他还能来。(说句心里话莫打我哈,哪怕就是听些故事长长见识呢~)

冬至,龟族长如约而来。接过灵丹,我轻声问他:“还请问您老仙家,海岛的外面是什么?”

龟族长平静的回答:“是更多更大的海岛。”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泥潭呢?”

“等你修炼成人身,就是你离开泥潭的时候。”

“还要多少年才能修炼成人身?”

“好好的修炼方能成大器,莫要心急灵犀小君。”他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安慰我。

“我是谁?”

“你是灵犀小君”龟族长认真的看着我。

“我有家人朋友吗?”

“你会有的。”

“他们在哪儿?我想见他们。”

“她也想见你”。龟族长的眼神变得有些暗淡。

“那为何不来看我,任我独自在此?”

“灵犀小君,你们会见面的,快些长大罢!”龟族长耐心地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可是又好像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龟族长站在清早的晨光里,一脸的温柔慈爱,轻轻摸摸我的头:“你是个好孩子”。说完他就走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消失的地方,不言不语。我想把水潭掀翻,但是我知道就算把自己也掀翻了也无济于事,因为我还是跳不出水潭。

我奉劝着自己不要气馁。修炼,修炼,每天都勤加修炼,尽管我的生活是一如既往一成不变一潭死水。(老铁,这真是扎心极了)

谢谢亲亲小主们的观看,如果能来几个推荐票票心情就可能变好了呢!!!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