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隐情(1 / 1)

有些人求女,是预备着将来养成供官贵之人采拾娱侍,李源求女则不同。

“我已有四个儿子,大的闷头读书不懂理会老子,小的成日掏鸟窝,好比养育四只猴,折磨得我叫天天不应,叫弟弟不答。我快四十的人了,好不容易娘子有喜,一心想求个女儿。”李源叹口气。

昨日娘子一句“相公,此胎和怀三哥,四哥时感受一般,我估摸着,还是个男孩”使他天崩地塌,不管子语不语怪力乱神,近几日乔装打扮,拜遍秀州各大小庙宇。

李源说得滔滔不绝,齐映听得眼冒金星,直道“属实不易”,几句话又把画画的事推脱了,李源也不好逼迫他。

齐映对着李大夫时的样子,像一只无辜被堵住去路的呆头鹅。沈荷藏身在墙后,忍笑忍得辛苦,听完李大夫和齐映的对话,她也松一口气。

再探头看,李大夫交给齐映两包东西,说了些恭贺她生辰的话,背上竹架,说要继续拜山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地辞别。

贺礼为李夫人亲自挑选的女儿家头面一副,放在漆红雕花的匣子,精致漂亮。另外一包是沈荷日前向要的楝叶。她寻块布,缝成扎口袋子,再往里面填充满满的楝叶。

隔日早晨,在饭桌上送给周嬷嬷。

周嬷嬷接过闻闻,问:“一股子树叶子的味道,里头装的是?”

“楝叶,一种能驱虫止痒的叶子。”沈荷明亮笑着,“混上其他几种干草,嬷嬷挂在身上,蚊虫不敢再咬你。”

周嬷嬷日日上山,山中虫蚁多,没有衣衫遮掩的地方几乎无一幸免,甚至有一次脸颊被叮咬得红红肿肿,沈荷看着,早有这个打算。

“姑娘手儿也巧,心也细,样样都好,让人挑不出个‘不’字。”周嬷嬷笑道。

正说着话,屋外传来敲门声。周嬷嬷起身去应门,来人自称是个捕快,这才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个穿着衙役公服的大汉,年纪不算太大,黧黑的脸,两道重眉,长着络腮胡子,体格健壮。

周嬷嬷看了,一惊:“官爷找哪个?”

“虽然我长得凶恶一些,但绝对是个好人,您老别害怕。烦问一句,齐映可是住在这里?”林大田笑着问。

“在在在,原来是来找哥儿的。”周嬷嬷忙转头呼齐映。

齐映只是略提过自己住在半坡村,没想过林捕头能在够寻到门前,略诧异,拱手一揖,喊了声“林大哥”。

看他一脸奇怪,林大田失笑道:“你林大哥我不会舞文弄墨的文雅事,起码生了一张嘴。齐弟样貌出众,随便抓个人来问问,马上一清二楚了。”说着,拿出半吊子铜钱塞给齐映,“齐弟,这是码头的人叫我带来的。常言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一肚子墨水,画个画,写个字,你那手功夫我见过,何愁没有谋生的手段,没必要吃那力气饭。”

“什么码头,什么力气饭?”周嬷嬷问。

林大田嘴快,一五一十道:“到底是读书人肠子直,不懂遮掩,人怎样说他怎样写,开罪了县令老爷,搞丢抄录的职。我原想帮他介绍份差事,哪知道他是有脾气的人,宁可到码头做脚夫粗工,也不受我的恩情。”

周嬷嬷既惊又怒:“哥儿,你是老实不会说谎的,当真是这样?”

齐映完全失语,片刻后,点了头。

怪不得他日日手抖得厉害,竟是背着人去卖力气。他是要科考的,一双提笔写字的手竟是去搬货,想到这些,周嬷嬷无法接受,眼前擦黑有些晕眩,晃晃身子,眼里空空地,掉头就走。

“这……。”林大田愣了,忧虑地问,“是我说错话了?”

“不,不关林大哥的事。姨母对我寄以厚望,一时难以接受。职务无贵贱,她必能谅解。”齐映浅浅一笑,“万请见谅,来日必登门道谢。”

林大田摆摆手:“且不说道谢的话,说正事,眼前你怕是有坏事要临门。”他挨近齐映,压低嗓子,“前几日那份誊录的状纸不见了,我心里边就觉得大概有好事的人打你主意。今,衙门里收到消息,叫人找你,喊你去县衙领酬金。我看,领酬金是假,跟你细算账目是真。遇上事,通知哥哥一声,哥哥帮你周旋。”

誊录一事,齐映并不是意气用事,既做了,不后悔。林大田与自己相识不满一月,如此热心,一大早特意上门告知避祸,齐映十分感激,长揖答谢。

“读书人这套我不会。”林大田扶住齐映双手,抱拳道,“你肯为百姓说话,好人应当有好报,否则哪个还做好人,日子一久,满天下全是作恶小人,谁都快活不了。”

天空的云层遮住太阳,整座院里忽然暗了下来。

齐映送走林大田,刚刚一条腿迈进门,周嬷嬷冷下脸厉声斥他:“你站住,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他心中有愧,退出房门。白皙俊美的脸上,一双眼眸是云雾缭绕的远山,里面藏着太多太多情绪。

“你不要做出这副甘心受罚挨骂的样子。”周嬷嬷上前略略拉开他的交领处,果然,肩头肉是红的,水泡已经破了,挂着一层白皮,周嬷嬷声泪俱下,“哥儿糊涂啊,糊涂啊!我这一身老骨头不要,全部豁出去,哪怕给人浆洗缝补,也会供着你。”

“姨母的辛苦,侄儿明白。”

“你明白,你明白个狗臭屁。你若明白,日日勤学苦读,准备明年的科考才是。你若明白,该记着沈家对你的大恩,老爷临走前的吩咐,要上进,要科考。还会做出这等掉进浆糊缸的傻事?”周嬷嬷托起齐映修长的双手,翻面过来看,手心也有伤口,她是痛惜极了,“这是你握笔的手啊哥儿,你不痛吗?!”

齐映喉结一滚,沙哑道:“姨母教训得是。”

他在别人的冷眼嘲讽里长大的,很早便学会如何受到委屈或打骂,以为这辈子学会把事情烂到肚子里,不坑一声便已足够。来到沈家,见到姨母、沈老爷、沈夫人、还有……沈荷,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活在世上,不单单要学如何受人折辱,还会学会如何承担他人对自己的关心爱护。

他生疏,生疏于承受恩情,惶恐不及,又不擅长用语言表达,只会默默去做,去回报。

周嬷嬷知道齐映是心疼她辛苦,才把自个活活折腾成这样,哪里还忍心再怪他,只是林大田的话挂在着放不下,便问:“你为着什么事得罪县老爷,他要你遮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