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梅娘(5)(1 / 2)

“老天有眼。”周嬷嬷双手合起谢神佛,看向齐映,“哥儿,我们上衙门揭发他,等他关进牢里,梅娘好不用再受他打骂。”

林大田抹把嘴:“您老别急。男家把案头消了,告不了他。字画上他名声差,买卖不多,私吞的钱数也不多,全部抖出,最多赔点小钱在牢里关上几个月,出来之后报复作恶,姓袁的女子一样没好日子过。”

“用这些事吓吓他,让他当着我们的面,写和离书。”周嬷嬷道。

林大田没回话,但看齐映。

齐映会意,解释予姨母听:“纵然黄贵胆怯写下和离书,事后,黄家族人打听到实情,难免告我们威胁逼迫。”

哎,黄家人的做派,哪是善茬,周嬷嬷完全可以想象到他们会如何撺掇着黄贵行事。霎时心又凉了,擦擦眼角的泪:“一家子虎狼,偏偏拿他没办法。这样的事,老婆子我没看见不知道就罢了,看见了不去管管闲事,夜里的觉也睡不踏实。梅娘多好多贤惠的孩子,我要是她地下的老子娘,死了也不安哪。”

周嬷嬷想起自己夭折的两个孩子,凄声道:“娘家娘家不管,衙门衙门不管,她怎么活啊。”

“衙门不管,那便叫他们不得不管。”沈荷走到屋外,轻声道,“嬷嬷不要感伤,我有法子。”

林大田看眼门外的倩影,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诧异齐弟家中还有个年轻女子,没听他提起过,遂问:“这位是?”

“我家小姐。”齐映淡淡道。

林大田更吃惊了,大姐他知道,小姐他见得少,齐弟怎么还有个小姐,没听说齐弟给谁家当长工下人。

周嬷嬷走到屋外,沈荷迎上前,用帕子为嬷嬷拭泪,道:“那人口口声声要告官,不过是虚张声势,想要威吓我们。最怕衙门官司的,是他。”

“姑娘怎知?”

“他若无惧,不会逃回偏远的小县中,也不会匆忙折回,让家人强把梅姐姐带走。他能威吓我们,我们亦能威吓他,不是奈他不得。嬷嬷别哭了,我们一起去救梅姐姐。”沈荷再次和颜宽慰。

“姑娘有什么法子?”周嬷嬷问。

沈荷浅浅笑了:“一个,好法子。”

周嬷嬷不是不相,着实是担心黄家那群虎狼,这样的事,不放心她一同前去。

屋里林大田高声道:“您老人家不要忘了还有我,我怎么说也是个捕快,有我林大田在,包你们平安。”

不止周嬷嬷憋屈,林大田一样觉得憋屈。放着好好的媳妇不疼爱,出手打女人,这种亡八不能收拾,还有没有天理。愁没招呢,有人说自己有办法,尤其以牙还牙的说法,正中他下怀,这不是神兵天降嘛。管他男人女人,大姐小姐,有好法子就成。

周嬷嬷极喜林大田热心肠,且是个官差,便再没阻拦。齐映、林大田出去找马车,周嬷嬷则陪同沈荷回屋穿戴帷帽。

天光破云而出,太阳渐渐升起。周嬷嬷简单张罗些吃食,四人吃过,赶往黄贵家中。

昨日,黄贵抬回梅娘后,立刻将梅娘双手捆在床脚,又踢又踹,窝心脚招呼。不给饭菜,不给水喝,让邻住的大哥大嫂看住梅娘,自己则跑去相会春花,彻夜未回。

黄大嫂清早起来烧饭,偷偷到黄贵家的窗底下听动静,屋里静悄悄的,她以为黄贵把人打死了,赶忙去喊同族婶婶,好有个人证再开门。

刚刚打开篱笆,听见一声马儿嘶咴,定睛一看,是昨天的英俊小哥,旁边跟着个恶面的男人。

黄大嫂暗叫不好,扭头回屋里找男人,边跑边大喊:“大郎,坏事了,你快叫二叔回来。梅娘的房主带来一个打手,脸比锅底还黑,眼睛瞪得有铜铃大,你可应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