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小蝶(1)(1 / 1)

方老神仙从自家到冯府,双脚没一刻落过地。冯家抬舆车马接来,冯家抬舆马车送回,换来“尚有余地”四字,手书方子一张。嘱咐只要好好静养,按时吃药,摘去沉疴指日可待。

冯泰闻言大喜,魏氏也喜不自胜,吃补药材,一日不落送去竹意馆。夫妻共同求神拜佛,希望外甥女的病能够早日康复。

下过两场鹅毛大雪,瑞雪中,四海百姓迎来了天顺六年的新春。

正月初一,五更天还黑着,院里积雪有三四尺深。周嬷嬷提着灯笼,怀揣着一包东西,走到竹意馆西头墙角下,用挖野菜的错刀掘出一个洞,依次放入面团捏的假蛇、煮熟的鸡蛋、煮熟的豆子,再覆上土,双手合十。

“皇天后土,神佛菩萨,各路值日功曹,蛇行病行,豆萌病行,鸡子生则病行。务必庇佑我家姑娘药到病除,身体康健。”

念罢,周嬷嬷抖干净错刀上的土,包起刀,提着灯笼回正屋。

辰时天亮,大街小巷爆竹声此起彼伏。元福的哑妻元康氏进院修剪花木,顺便送来五辛盘和万事吉。冯家拜祭过的五辛盘是用麻花馒头堆成三角,顶上放金丝扎的花。万事吉用的是柿子、橘子、柏枝,取意万事大吉。

梅娘也做了五辛盘,不同冯家大手笔,她用的是萝卜,青菜,中央插香一炷,顶上卡一朵纸花,绿白分明,见之清心。周嬷嬷瞧着喜庆,几盘一块整整齐齐地摆在正屋的长案上。

一早沈荷给舅舅、舅母拜年问安回来,吃过热腾腾的馎饦,同梅娘,周嬷嬷围炉关扑。

新年府衙许百姓关扑三日,大街小巷多得是以领抹、绸缎、花朵做赌注,招人前来扑卖的商家。沈荷养着病,不能外出,遂拿粽子糖、栗子糕等食物做赌,图个趣味罢了。

此时,魏氏院中,冯泰前脚刚走,白妈妈召集十来个得力的女使婆子,先将邹妈妈捆了个鸭子鳬水,压到魏氏面前。院子门外把得严严实实地,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大正月里,新年头一日。夫人念在你伺候四年的份上,抬举你脸面,快点交代,省得挨皮肉苦。”白妈妈道。

邹妈妈年三十在柴房中挨过一顿皮鞭,靠着破被单瑟缩一夜,没吃没喝,苦不能言。面对阴着脸的魏氏,如同见了阎王,只会发抖。

“不肯说?”魏氏用金簪徐徐拨着炭火,斜睨白妈妈一眼。

白妈妈登时上去,啪啪两下,打得邹妈妈眼冒金星,“下作的娼。妇,短命的贱。种,夫人慈悲,还不识相。别叫我找出来。找出来,不是药下孩子,配出去这么简单。”

邹妈妈额头触地,磕得血迹斑斑,说话含糊不清,大概的意思是请魏氏放过她的女儿。

“听说你女儿会弹琴,会唱曲儿,是个有才情的。想是呢,大字不识几个的蠢货,老爷哪肯多瞧一眼。好才华,好心机,在我家中做丫头未免太可惜,何不去勾栏瓦子里大展身手。”魏氏冷声道。

“送到妓寨浪窝的人,只有一个下场,染上花柳,浑身流脓穿洞等死。”白妈妈吓唬着邹妈妈,想逼她说出女儿周小蝶藏身所在。

邹妈妈魔怔似地,嘴里念咒般念着“饶了她罢,饶了她罢”。

魏氏懒得跟她耗功夫,命人押回邹妈妈,再命白妈妈带着人手去搜查,哪怕撬开砖,翻个底朝天,也要搜到人。

这头,竹意馆内室三人玩笑着,外头忽然闹哄哄。沈荷遣周嬷嬷送赏钱给范嫂,顺势打听发生什么事。

周嬷嬷到院门外,白妈妈领着一票女使婆子刚从竹意馆门口经过,正月初一的日子,那群人口里喊打喊杀。周嬷嬷对着门上贴着的天行贴儿,双手合十,念了句:“顺天行化,四季平安。”

问起何事,看门范嫂答:“主母院里闹贼,大年夜偷东西,现派人出来挨个院子、屋子搜查抓人呢。”

这真是奇闻。周嬷嬷把赏钱递给范嫂,说明是姑娘赏的年钱,给她们吃酒关扑用,范嫂千恩万谢捧过来。

“哪个贼人,胆子这么大。”周嬷嬷看着一行人的背影,很感慨。新历第一天闹贼,还是在魏氏的院子中。魏氏视财如命,从她手下偷钱无异母大虫口中夺食,逮住贼人,那贼必是上刀山,下油锅等着。

范嫂嘴角抖了抖:“是,是啊,谁胆子这么大,主母的钱财也敢偷。”说罢,随周嬷嬷进正屋去给沈荷谢恩。

沈荷让周嬷嬷带范嫂入内室,范嫂没敢进入主子的闺房,只站在幔帐下,欠身谢赏。

“不必多礼,嫂子们应得的,我缠绵病榻,辛苦你们照料院子。天寒地冻,一点心意,嫂子们买些好酒,温温热热吃上一壶。”沈荷笑道。

等了一会儿,范嫂没答话。沈荷看向她,范嫂两眼盯在地上,心思不知飘到哪里去了。范嫂是个爽利人,做事风风火火,少见她这样失魂,便问是否身体不适。

范嫂回神,摆手道:“表小姐说笑了,我们这等做活做惯的粗人,身上像块火炭,埋进雪里都没事。巴不得多吹些风雪,冻不着。”

众人皆笑。

临走前,范嫂忽然提议:“主母院子出盗窃官司,外面正在抓贼,乱哄哄,奴婢一会关上院门关上,免得惊着表小姐您。”

沈荷沉默一会儿,道:“竹意馆离舅舅舅母那不过半箭之地,舅母大张旗鼓抓盗贼,若我们大白日关上院门,反而显得这里有贼赃似的。”

周嬷嬷也觉有理。范嫂不好多争,点头称是,便退下。

秀州城大雪,瑞雪兆丰年,好兆头。同往年一样,初一这天,冯泰一整日不在府上,他带着亲信,外出给秀州城中穷苦百姓送节礼,还要去郊外几处庄上看望佃户,送些钱财慰问。交代晚间回来,命人送去竹意馆许多冯家祭祖的贡品。

拜过天地、拜过神佛的生畜堆放在小厨房,梅娘玩乐几把,掐着点回厨房烧火烹调。路经放柴火的墙角,发现原本摆放整齐的柴火堆有点散乱。

她精细,不止油盐瓶罐排得整齐,柴火也一捆捆摆得周正。每日取柴取最边上,取完柴堆还是齐平的,所以能一眼看出来柴歪了。

梅娘上前几步,转念想,风吹歪了未可知,便没细看,一踅,踅回厨房。

藏身其中的女子瑟瑟发抖,她抵在墙上,双手捂住口鼻,两行清泪坠下,眼睛眨也不眨,发直地盯着柴棍之间的缝隙。